usdt交易所(www.caibao.it):关于 Optimistic Rollup 你需要知道的一切(下)

admin 6个月前 (02-08) 科技 61 0

USDT自动API接口

菜宝钱包(caibao.it)是使用TRC-20协议的Usdt第三方支付平台,Usdt收款平台、Usdt自动充提平台、usdt跑分平台。免费提供入金通道、Usdt钱包支付接口、Usdt自动充值接口、Usdt无需实名寄售回收。菜宝Usdt钱包一键生成Usdt钱包、一键调用API接口、一键无实名出售Usdt。

Optimistic Rollup 的激励机制

Layer 2 可扩展性方案基于这样一个事实,即,我们试图尽可能削减链上执行的事务的数目。我们使用敲诈证实来作废已发生的无效状态转换。由于敲诈证实是链上事务,我们想尽可能削减在以太坊上公布的敲诈证实的数目。在理想情形下,敲诈永远不会发生,也就不会有敲诈证实公布。

我们通过引入诚信保证金(fidelity bond)来反激励敲诈行为。想要成为排序者的用户必须首先在以太坊上存入一笔保证金。若是他们的敲诈行为被证实,就会失去保证金。为了激励用户努力发现敲诈行为,排序者的保证金会被奖励给验证者。

诚信保证金和争议期

在敲诈证实激励机制的设计中,有两个参数需要设计:

我以为,这两个参数都没有所谓准确的静态值。或许 10 ETH 的保证金和 1 天的争议期就足够了。真正的谜底是,这取决于成为验证者的激励(运行验证者软件的成本),以及公布敲诈证实的难度(L1 上的拥堵水平)。这些都是可以手动或自动调整的。例如,EIP 1559 在以太坊上引入了 BASEFEE 操作码。这个操作码可以用来展望链上拥堵水平,让争议期的长度也酿成可编程的。

准确地实行这一责罚机制很主要,否则就有可能在实际操作中被行使。例如,这里有一个不可行的原生实现:

  1. Alice 公布了一个虚伪状态更新

  2. Bob 发现了,并提出争议。若是乐成,Alice 的 1 ETH 保证金就会奖励给 Bob,虚伪状态更新也会被作废。

  3. Alice 发现该争议,也提出争议(挑战她自己!)

  4. Alice 拿回了自己的 1 ETH,乐成逃避了原本会因作恶遭到的责罚。

Alice 可以通过 “抢跑事务” 来提议这一攻击,即, 广播一个跟 Bob 一样的事务,然则支付更高的 gas 价钱,让自己的事务抢在 Bob 的前面执行。这意味着,Alice 可以一直以极低的成本作恶。

解决这个问题很简朴:不要将作恶者的所有保证金奖励给提出争议者,而是将其中 X% 销毁。在上述例子中,若是我们将保证金的 50% 销毁,Alice 只能通过抢跑事务拿回 0.5 ETH,这就足以吓阻 Alice 在上述第 2 步中作恶。固然了,保证金销毁机制也会削弱人们运行验证者软件的激励(由于乐成提出争议所能获得的奖励会削减),因此销毁后剩下的部门要足以激励验证者才行。

对 Optimistic Rollup 指斥的回应

我们已经领会了 Optimistic Rollup 的设计。现在,让我们来听听人们对 Optimistic Rollup 的指斥,并做出回应。

较长的取款/争议期不利于接纳和可组合性

我们在上文提到,较长的争议期有助于提高安全性。这内里似乎有一个内在权衡关系:较长的争议期不利于 OR 接纳,由于任何想要从 OR 中取出资金的用户都需要守候良久(如 7 天)。较短的争议期会带来较好的用户体验,然则这会提高未能实时对敲诈提出争议的风险。

我们不以为这是个问题。由于取款延迟较长,我们预期将有做市商提供快速取款服务。这是有可能的,由于验证 L2 状态的人能够准确判断取款是否存在敲诈性,从而以略低一些的价钱买下这笔取款。例如:

介入方:

  • Alice:在 L2 上有 5 ETH

  • Bob:在 L1 上的 “做市商” 智能合约中有 4.95 ETH,是 L2 的验证者

步骤:

  1. Alice 告诉 Bob 说她想要快速取款,并向他支付 0.05 ETH 的用度

  2. Alice 向 Bob 的 “做市商” 智能合约提议一笔取款事务

  3. 可能会发生两种情形:

    ,

    Usdt第三方支付接口

    菜宝钱包(caibao.it)是使用TRC-20协议的Usdt第三方支付平台,Usdt收款平台、Usdt自动充提平台、usdt跑分平台。免费提供入金通道、Usdt钱包支付接口、Usdt自动充值接口、Usdt无需实名寄售回收。菜宝Usdt钱包一键生成Usdt钱包、一键调用API接口、一键无实名出售Usdt。

    ,

(1)Bob 在 L2 上验证这笔取款是有用的,并赞成 Alice 的快速取款请求。做市商合约中的 4.95 ETH 立刻发送至 Alice 在 L1 的地址。等争议期竣事,Bob 就能获得 5 ETH,获得一笔不菲的利润。

(2)Bob 在验证时发现这笔取款是无效的。Bob 对这笔事务的状态转换提出争议,作废该状态转换,并得到了试图作恶的排序者的保证金作为奖励。

若是 Alice 是老实的,就能立刻完成取款;若是她想要做恶,就会遭到责罚。我们预期,若是真的存在对快速事务服务的需求,支付给做市商的服务费会逐渐降低,最终让用户完全感受不到这一历程。

快速事务服务带来的最主要影响是,可以实现与 L1 合约的可组合性,无需守候整个争议期竣事。

注:该手艺首次泛起于《简朴的快速事务》一文。

矿工会受贿审查取款事务,损坏 OR 的安全性

《Optimistic Rollup 上险些零成本的攻击场景》指出,排序者可以易如反掌地行贿以太坊矿工来审查争议事务。对于 Optimistic Rollup 系统来说,这会是致命的,由于整个系统的安全性源自争议机制。

我们不认同这个看法。我们以为老实一方会出与恶意一方同样甚至更多钱的来行贿矿工。此外,矿工每次助桀为虐时都市发生分外的成本。这会影响以太坊的价值,从而影响矿工自身的利益。

事实上,已经有学术文献研究过这一场景,效果证实 “这种还击的威胁会发生一种子博弈精炼纳什平衡,因此攻击从一最先就不会发生”。

谢谢 Hasu 向我们推荐了这篇文章。

验证者的两难逆境会带来反向激励,降低 OR 的安全性

关于验证者的两难逆境,Ed Felten 已经在他的雄文中剖析过了,并提出领会决方案。我们总结如下:

  1. 若是系统的激励机制如预期般运行,没人会做恶

  2. 若是没人作恶,运行验证者软件就没有意义,由于无法带来收益

  3. 若是没人运行验证者软件,排序者就会有机会做恶

  4. 若是排序者做恶,系统就不会再如预期般运行

这个问题看起来很主要,而且似乎是一个悖论!假设总的奖励金额是牢固的,验证者人数越多,每个验证者的预期收益越低。另外,若是验证者人数增多,总的奖励金额有可能削减,由于敲诈行为会削减,导致验证者的收益更低。在接下来的剖析中,Felten 提出了如何解决验证者两难逆境的方式。

我要提出否决意见,我以为验证者两难逆境不像指斥者说的那么严重。实际上,验证者靠的不是经济激励。假设你在 rollup 上构建了一个大型应用,或者你是持币者。若是这个系统被损坏,你的应用就无法运作,你的代币就会损失价值。此外,对快速取款的需求会催生做市商服务(正如我们上文提到的那样),这与是否存在敲诈行为无关。举个现实的例子,比特币就没有通过经济激励的方式来激励节点运营者存储完整的区块链事务史,或将内陆数据提供给对等节点,然则人们照样会无私地做这些事情。

纵然不为运行验证者提供经济激励是激励不兼容的(not incentive compatible),然则它可以保障系统的安全性,这对于投资该系统的实体来说是很主要的。因此,我们以为,Optimistic Layer2 系统不需要通过设计机制来解决验证者两难逆境问题。

总结

就像文章题目说的那样,我们剖析了 2021 年对以太坊来说最主要的手艺之一:Optimistic Rollup。

OR 的优点包罗:它是对以太坊的扩展,集成了以太坊的安全性和可组合性,以及开发者优势。与此同时,它还能提高以太坊的性能,而且险些不会增添以太坊用户的成本或信托需求。我们探索了让 OR 可行的激励机制,并对常见的指斥看法提出了反驳。

我们想要强调的是,OR 的性能上限是 L1 上能够承载的数据量。因此,我们最好能做到两点:1)尽可能压缩你在 L1 上公布的数据(例,通过 BLS 署名聚合),2)拥有一个大且低成本的数据层(例,ETH 2.0)。

如需弥补阅读,我们推荐 Vitalik 的《Rollup 不完全指南》(中文译本)和《信托的模式》(中文译本)。我们还建议你领会一下另一个 rollup 方案 ZK Rollup。我们的同伙 StarkWare 正在构建 ZK Rollup 方案。最后,另有其它方式可以实现 *** 化可扩展性,如,分片和状态通道。它们都有各自的优缺点。

Allbet声明:该文看法仅代表作者自己,与本平台无关。转载请注明:usdt交易所(www.caibao.it):关于 Optimistic Rollup 你需要知道的一切(下)

网友评论

  • (*)

最新评论

站点信息

  • 文章总数:2655
  • 页面总数:0
  • 分类总数:8
  • 标签总数:3647
  • 评论总数:1320
  • 浏览总数:3682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