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sdt充值接口(www.caibao.it):西索观欧亚|谁才“自由”?俄罗斯与西欧争取意识形态制高点

admin 4周前 (03-17) 快讯 21 0

USDT自动充值接口

菜宝钱包(caibao.it)是使用TRC-20协议的Usdt第三方支付平台,Usdt收款平台、Usdt自动充提平台、usdt跑分平台。免费提供入金通道、Usdt钱包支付接口、Usdt自动充值接口、Usdt无需实名寄售回收。菜宝Usdt钱包一键生成Usdt钱包、一键调用API接口、一键无实名出售Usdt。

问题:西索观欧亚|谁才“自由”?俄罗斯与西欧争取意识形态制高点

近一段时间以来,随着美国总统拜登宣称美国和跨大西洋同伴关系都“回来了”,而美欧又对俄罗斯普京 *** 作为自由民主制度的威胁做了再定性。进入3月,美欧从“嘴炮”进入了实操,3月2日,美国和欧盟同时宣布对俄罗斯实行新制裁。另一边,俄罗斯外长、外交部谈话人和俄总统新闻秘书2日当天接连强势回应美国与欧盟的制裁。

俄西方矛盾趋于螺旋式上升并在整体上不停恶化。“以眼还眼,以牙还牙”的强势外交再次成为俄罗斯政治精英处置与美欧关系的主流逻辑,继续了苏联“不先生”传统的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甚至放话,极端情形下可以中止与布鲁塞尔的往来,试图迫使欧盟在对俄政策上改弦更张。

在此靠山下,俄罗斯与美国及其欧洲主要友邦围绕话语权的争取也进入了一个新阶段,其中对于基本价值观的界说权俨然成为二者较量的焦点内容。而在俄罗斯的一系列操作中,俄国家杜马(议会下院)主席维切亚斯拉夫·沃洛金的“自由之岛”言论可能最令西方始料未及。

2月17日,沃洛金在杜马聚会中提及波罗的海国家对俄媒的限制,声称“俄罗斯是最后的自由之岛”。沃洛金此言否认了传统上西欧“自由天下”之说,坚信俄罗斯具有高度自由。沃洛金为何在民主、人权、自由等西方自以为自身占有话语权并掌握裁判权的问题上提议挑战?而这背后又反映了怎样的俄罗斯国家的现实?

俄罗斯需要新的意识形态系统

沃洛金此番言论的叙事模式从俄总统普京执政初期的“半杯水是空照样满”和“民主不是种土豆”等强调俄罗斯特殊性的路径,转向了“西方失败论”、“欧洲已死”、“只有俄罗斯的守旧主义才气拯救西方”等更有蹊径自信的话语。

而沃洛金提议这一挑战的大靠山,是俄罗斯自彼得大帝以降以学习西方为主要逻辑的赶超式现代化从理论到实践都有可能被新的范式所替换,即在西方衰落的靠山下将由俄罗斯而不是其他国家担负起上承“第三罗马”理念而完成西方涅槃的要害历史使命(编注:“第三罗马”,是指欧洲一些声称是古罗马——即“第一罗马”继续者的都会、城邦或国家。“第二罗马”通常指君士坦丁堡,即东罗马帝国首都)。

新的俄罗斯海内外现实促使俄 *** 在张扬“自由之国”正当性的同时加速争取意识形态制高点。这种正在构建历程中的新意识形态,在普京于2016年瓦尔代国际争执俱乐部年会时代的有关谈话中就已初露眉目。

在普京执政下,即便经济实力日益萎缩,俄罗斯的 *** 大国职位、现实影响力却大大提升,与之相匹配的意识形态系统建设也紧锣密鼓地睁开。2014年因乌克兰危急引发的制裁和反制裁,波及到了俄罗斯社会各阶级的亲身利益。此外,新世纪以来,守旧价值观也日益模糊,俄海内西方女权主义、LG *** 等其他少数群体越来越多地借助社交媒体主张权力,这个历程模糊了民族国家认同、扩大了政治和文化上的模糊态度,尤其组成了人口增进、宗教和社会稳固的障碍。凡此种种,都需要有一套新的话语系统加以应对。

为此,俄罗斯政界和知识界更先讨论政治系统的稳固性,以为政治生涯的基本基础正在形成、主要气力之间已经杀青共识,已经形成了不容讨论的价值观,例如领土的统一和国家利益优先、壮大国家是需要的。2020年宪法改造强化总统焦点权力的偏向,正相符社会倾向于保持权力稳固性和一致性以抵御难关、匹敌外部威胁的需求,以图“在新的、价值观的、政治的和经济的基础上实现一体化”(普京语)。

“最后的自由之岛”宣言的底气

,

usdt收款平台

菜宝钱包(www.caibao.it)是使用TRC-20协议的Usdt第三方支付平台,Usdt收款平台、Usdt自动充提平台、usdt跑分平台。免费提供入金通道、Usdt钱包支付接口、Usdt自动充值接口、Usdt无需实名寄售回收。菜宝Usdt钱包一键生成Usdt钱包、一键调用API接口、一键无实名出售Usdt。

,

沃洛金声称俄罗斯是“俄罗斯是最后的自由之岛”,背后也有俄罗斯的历史传统和头脑文化资源作为支持。

首先,沃洛金此言意在标榜俄罗斯有着言论和新闻自由、结党自由,这些连同其所向导的下议院背后,是从历史中走来、今天的俄罗斯引以为豪的人民代表制传统,同时,沃洛金也是在标榜现代俄罗斯民主改造的功效。

俄罗斯历史上泛起过种种形式的人民代表制雏形,好比维彻聚会、国民聚会、1905年泛起的无立法权的杜马,以及1917年的苏维埃议会。在以往数十年的俄罗斯现代政治转型期里,无论左照样右、激进或守旧,议会的组成、泉源、方式,始终是改造的直接效果,议会饰演什么角色,也直接体现了俄罗斯政权形式,亦反映了政治气力的消长。

经由十数年的生长,以议会为显示形式的一个成熟的、自洽的、具有民主形式的稳固结构在俄罗斯形成了,以它保障自由,正是今天堂际舆论中看似主流的蹊径。但有需要指出的是,凭证1993年《俄罗斯联邦宪法》,俄三权分立的模式靠近于法兰西第五共和国的半总统制版本,突出行政权,这意味着议会并不能保证对 *** 流动的充实制衡, *** 也纰谬议会卖力。

其次,还应当看到,“自由”除了被赋予意识形态意义作为划分阵营的依据、被简化为标签成为相互攻讦的捏词之外,究其本源,俄罗斯和西方在差其余社会历史条件下生长出对自由的差异明晰。

俄罗斯社会今天并不推许西方标榜自由市场、小我私人至上的自由主义,以为那不是自由。正如赫尔岑所言,小我私人主义若是确立在庸俗主义的基础上,就把人的社会存在局限于私人利益,消费主义物质存在所决议的庸俗意识肯定损害自由,这样的蹊径对俄罗斯来说是不能接受的。

近代以来的西欧社会头脑的一大主线是将自由明晰为“做我想要做的事情的”自由,被称为“消极自由”,指在特定环境之中,小我私人保有自由流动空间,社会存在设有疆界的私人领域,免受国家权力之干预或支配。与之相对的“努力自由”观则以为自由仅当人实现其更大潜能时才气充实实现,为此国家须提供社会服务以扫除无知、疾病、贫困等障碍,进而指导人们实现自由。正如普京2017年明确指出的,“国家的责任是珍爱民众的努力性,向他们提供新的时机。”

在凯恩斯主义盛行之时,一些学者以为“努力自由”观点预示着迫使人们接受特定的社会模式、消除人的自 *** 、走向极权主义的可能,在这个意义上苏联模式甚至今天俄罗斯的民主模式受到西方诟病。沃洛金和其他许多俄罗斯政治人物生于苏联、脱离苏联,接受了部门的苏联,又拒斥了另一部门的苏联,摒弃了苏联遗产中漠视人权、无视个体权力的那部门,强调对小我私人自由在消极意义上的珍爱。这种努力自由指向卢梭的学说和巴黎公社的实践,在苏联之前、之后和之外都具有壮大的注释力。

20世纪后期更先,学者看到西方自由主义变得显著守旧和内向,一个越来越显著的例证是,政党和议会组成的系统不再能依附多元文化主义、价值观的普遍性往返应时代的挑战,“西方的自由主义已死”——这种懦弱性,普京曾数次果然点明。在俄罗斯更高向导人看来,真正的民主和公民社会不能被“入口”,那么,与俄罗斯一以贯之的着重团体主义的哲学颇多契合之处的自由观和相对应的保障这种自由的政治放置,便愈发凸显意义。在西方语境里这更多指社群的团结、公民美德、普遍介入和自我牺牲,现代俄罗斯学者也曾据此将公民介入预算的市政治理实践、捍卫都会修建和文化遗产的运动、争取学术机构配合自治的情形称为“自由生涯之岛”,以为有着公民介入的政治生涯比西来的“电子专制主义”的“代表制”更为务实。而在俄罗斯国家层面,基于配合体而非小我私人的自由观则自始至终指向人民生涯的积淀和历史传统,进而推至守旧主义的价值观和政治放置。

在2021年杜马选举后政党系统即将重组的关口,沃洛金此番的“最后自由之岛”言论是对2019年“普京主义”观点、2018年俄罗斯文明“混血者的伶仃”之言,甚至21世纪最初几年“ *** 民主”论的又一重注解——融贯于近代西欧政治的自由民主模式并不适合具有深刻特殊性的俄罗斯。俄罗斯依附兼容器械方文明而修建自己怪异的蹊径,近十年来显示为高度集权总统制、 *** 主导市场经济和 *** 民主意识形态交织与融合。在俄罗斯政治精英们看来,这样的蹊径才气够保障真正的自由,也正是在这一意义上,沃洛金才将俄罗斯称为“最后的自由之岛”。

(林文昕,上外洋国语大学上海全球治理与区域国别研究院博士后。)

“西索观欧亚”是教育部、上海市和上外洋国语大学(SISU,即“西索”)共建,并由上外洋国语大学卖力运营的上海全球治理与区域国别研究院俄罗斯-欧亚研究团队的团体专栏,坚持以多语种为条件、多学科交织融合为方式,提供有关俄罗斯、东欧和中亚的可信可靠的在地知识。

网友评论

  • (*)

最新评论

站点信息

  • 文章总数:2396
  • 页面总数:0
  • 分类总数:8
  • 标签总数:3592
  • 评论总数:1072
  • 浏览总数:258082